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電視 >

苗圃新戲退居二線 張揚和收斂談笑之間

2019-11-15 整理編輯:熱點文娛網

在熱播的歷史傳奇大戲《鶴唳華亭》已經播出的戲份中,苗圃所飾演的趙貴妃出場并不多。之于那座宮城眾星捧月的盛況,趙貴妃只是恪盡職守的其一;而之于苗圃,她卻是非常具有意 ?

 在熱播的歷史傳奇大戲《鶴唳華亭》已經播出的戲份中,苗圃所飾演的趙貴妃出場并不多。之于那座宮城眾星捧月的盛況,趙貴妃只是恪盡職守的其一;而之于苗圃,她卻是非常具有意義的第一次。第一次正兒八經演配角,第一次慎重其事演反角,這些對于在大女主戲中意氣風發過的女演員來說,并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     趙貴妃知道“愛和欲望都會蒙蔽人的眼睛,何況是想保護所愛之人的欲望?”苗圃說自己拿到劇本的時候就在想,她怎么當一個壞人呢?如果你站在她的角度,沒有主角的光環,除了當一個竭盡全力寵溺孩子的母親,還能如何呢?自私么?自私。但誰又不呢?
      趙貴妃是一個融合了神魔兩性的人物,神性即為一切由愛而生,魔性則是因愛的熾烈而走向反面,在扭曲中體驗愛的燼滅。
     一個悲劇性角色,是后宮浮華三千中普遍常見的描寫對象,朱翠綾羅覆蓋著單薄又凝重的希冀,大多數在陳年渾濁的森嚴陰氣中逐漸腐壞。與之相比,趙貴妃算是幸運者,母以子貴是多大的榮光,她必定要死死抓牢。

      入場是一個遮蔽性段落,鏡頭從她側后身緩緩滑出,裸露出典雅流利的宮廷內景。她向尚宮詢問消息,暗自揣測而竊喜,一語落地,揚眉回眸,人物明確的傾向性得以生根。
      畢竟身處深宮,趙貴妃是安靜內斂的。內心波瀾不引表面起伏,唯一泄露秘密的是她眼梢的鋒芒。僅些微的抽動亦見白刃之光。仿佛她體內的精氣支撐著人物的形神。
       如此見微知著的表演,對于苗圃算是久違了。見慣抗日諜戰硝煙彌漫的她,大開大合的戲劇化表演已成家常便飯,熟絡的模式即將成為一種隱秘的危險,吞食她的表演靈氣。表面的激烈會日益驗證內心的虛乏,而思想只在極度的克制中方顯張力。

       如《婚內外》中瀕臨瘋狂的雪逸,仇恨的火苗在緊咬的牙關中爆發。趙貴妃的眼鋒像是苗圃在表演的又一重悖反中的探索。以靜襯動,以靜引動。
      另外,這次的反派角色也算圓了苗圃的夢想。除了《大宋提刑官》中那個似是而非的玉娘,苗圃對反派領域涉足甚少。而在《大宋提刑官》的謎影重重中,實驗性的場景使人物帶有某種不真實感,且為突出對比而施力略重。趙貴妃的“反面”是淺表意義上的明了,而內里卻蘊藏著“撥反”的動因。愛與欲望交織,深宮寂寞的女人為了一個“家”而不惜全力,本無可批駁。其實好的人物無所謂正反之分,而是無不從通俗中見斑斕,陽光處現陰影。深意的顯現在于轉身的一瞬中那眼角柔弱處的爆裂,如溫順的母貓突然弓起的后背。
       趙貴妃的眼鋒,是萬千表情。而趙貴妃,是苗圃不可多見的乖張。

大家都在看

相關內容

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

猜你喜歡

prev next
Copyright &copr; 2017 熱點文娛網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家工信部備案:京ICP備17015146號 技術支持:今時網絡
广西11选5走势图买技巧